武术不对打、不过招就没看头
【字体:
武术不对打、不过招就没看头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满含期待的现场观众却大多表示,武术不对打、不过招就没看头。更有观众直言,11门派的表演“就像大爷大妈晨练”。一位现场执勤的特警说,“花拳绣腿,不实用”。

11家门派其中一位掌门人透露,大家在一起议论后定调,认为有些挑战者“没有武德”。要比武也可以,那就搞个擂台赛,“这次的场合不合适。”

传说中的掌门人甫一亮相,促狭的网友便开始对其造型进行调侃,而他们的身份是否真实也遭到质疑;期待中的巅峰对决并未出现,前来挑战的民间高手倒险些砸了场子;只在小说中露过脸的“天山派”欲借主场之利趁机坐实身份,却显然遭到了同道的排挤。然后呢?大家在一片闹哄哄中各自散去。

遐想中的武侠世界距离现实社会到底有多远?那些神奇的功夫是否真有流传?诸多门派借各种舞台满血复活粉墨登场,可谓“求名者得名,求利者得利”。喧嚣的江湖,从来不缺故事;只是逝去的武林,背影早已模糊。

与11门派的合影自然没有了,当地武术爱好者就自己在天池边留下第一次合影。有记者称,他们向11门派下了“挑战书”。

中午12点,比计划晚了约半个小时,少林、武当、青城等11门派掌门人或代表携弟子,伴随着悠扬的古筝,依次上场表演。

8月7日,海拔1907米的天池,天气说变就变。上午还蓝天烈日,午后突然乌云笼罩。

一边坐的是:少林寺代表、第三十一代传人释德朝禅师,武当玄武派内家拳宗第十四代掌门游玄德道长,崆峒派第十一代掌门白义海,崂山派慈善门第四代掌门陈世富,青岛梅花螳螂拳第四代掌门王聚胜,孙氏太极拳掌门刘桂祥。

天山武林大会最后一项活动——“天山论剑”,就在天池边的一座舞台上举行。舞台当中铺着红色地毯,11门派掌门或代表携弟子两厢落座,身后竖着写有各自门派字号的黄底红边彩旗。

新疆大晨报股份公司的工作人员徐娜则说,她最担心的就是怕有人跳上台去打架。她不断地澄清一点:天山武林大会是武术表演,绝非比武。

而在方汝楫眼里,“天山论剑”上那些外来武者的表演,根本就是“伪武术”,“穿得奇装异服,群魔乱舞”。

另一边坐着:峨眉派掌门吴信良,青城派第三十六代掌门刘绥滨,青海昆仑派掌门周金生,河南苌氏武技第八代代表人刘义明,武氏太极拳掌门孙建国。

8月初,天山脚下。一场汇集了武林11大门派的聚会,让北疆小城特克斯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。

下午2点多,轮到李世森、方汝楫和施少华的“天山派”出场时,意外发生了:11门派掌门或代表携弟子拂袖退场。舞台上只剩下观众、记者和一位女主持人,围观“天山派”和当地武术爱好者的轮番表演。“天山派”弟子表演时,被师傅喝令脱去身上印着“少林寺”的白色t恤。

自报家门供职于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的龚鹏程,武学研究近40年,对武林各门派都很了解,大家对他也很信任。11门派也都是他邀请来的。龚鹏程觉得,大会以传播武林文化为宗旨,就是想改变人们武林就是“打打杀杀”的观念。他说,有些人的挑战显得很没文化。就像有人过生日,不认识的人非要来祝贺,“很没礼貌”。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落座之后,除了记者和嘉宾以及闻讯赶来的游客,就连景区工作人员和维持秩序的警察也挤上前来,纷纷掏出手机拍照。

董燕军不厌其烦地向各路记者明言,他们上天池就是要挑战11门派,遗憾的是始终无人接招。他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“武当赵堡太极拳第十三代传人”。

不管坐多久总是腰板笔直的孙进钢,自称是天启棍第六代传人、八门拳习练者。跟着天山武林大会两天了,就是没机会与11门派交手过招。“这是在新疆习武者之间经常交流的方式”,他说,不会伤人,也不论高低输赢。“高手之间,一经接触,便知高低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上一篇:徐文俊粗略估计
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hinalo2.cn辽宁省抚顺市不而现贸易有限公司 - www.chinalo2.cn版权所有